周賢明就【行政長官普選辦法】的意見

周賢明就【行政長官普選辦法】的意見
2015年3月2日

去年底發表【2017年行政長官及2016年立法會產生辦法】諮詢文件, 本人已就諮詢內容於西貢區議會向政府表達意見,表明應於2017及2020年透過普及而平等的方法產生行政長官和全體立法會議員,實現雙普選。同時,按 「公義」、「普及」和「平等」的原則,行政長官及立法會產生方法不應對任何有志參與選舉的人士設不合理的限制,即行政長官選舉必須建立在公民獲得公平和開 放的被選權之上。

然而,全國人大常委會就2017年行政長官及2016年立法會產生辦法作出的決定,2017年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必須要 得到過半數提名委員會委員支持。雖然提名委員會組成方法與上屆的選舉委員會無異,而提名的門檻卻遠高於2012年行政長官選舉時採用以八分之一選舉委員會 委員提名的方法。有關決議難免會不合理地限制現時政治光譜內不同政治主張人士之參選機會,既不符合均衡參與的原則,亦削弱市民選擇的權利。

自 人大常委作出相關決定之後,本港發生了一場舉世注目的佔領行動;不單政制發展進程受到衝擊,特區政府的管治亦受到嚴峻的考驗。本人對當前的政治困局、社會 分化和撕裂日益嚴重的趨勢,表示極度憂慮。本人衷心期望特區政府能向中央政府及全國人大常委反映港人多年來對平等和民主普選的冀盼和訴求,令香港能於 2017年落實「公義」、「普及」和「平等」的行政長官普選。

政府於今年初發表【行政長官普選辦法】諮詢文件,就行政長官普選辦法諮詢公眾,本人現就諮詢的內容有以下數項回應:

一、    提名委員會的構成及產生辦法

本 人認為提名委員會的成員可以用現時選舉委員會四個界別分組為基礎,再加入所有經選舉產生的區議員,以增加其民主成份。雖然人大常委決定提名委員會人數維持 選舉委員會組成人數,但本人認為若因加入所有經選舉產生的區議員而其他界別無法減少人數,應考慮適當地增加提委會人數至不多於1600人。同時,本人一直 認為應擴大可以參與提名委員會選舉的選民基礎,將現時由團體或公司作為投票單位的界別選舉,全部改為個人票。

二、    提名委員會提名行政長官候選人的程序

提 名階段及門檻:雖然本人認同寛鬆入閘可取(提名程序的「委員推薦」階段),但認為須過半數提委會成員提名(「委員會提名」階段)的決定,門檻過高,未能鼓 勵更多有志之士參選行政長官選舉;從長遠管治角度而言,本人並不認同。本人認為應該嚴格規定提名委員會在沒有合理的理由下,不能隨意否決任何已經獲得提名 委員會法定足夠委員人數推薦而成為參選人的人士成為候選人。為確保提名的合理性,本人認為若能在提名程序中,規定提委會在決定否決任何得到法定足夠數目委 員的推薦時,必須有客觀的民意參考(如獨立而中立的民調結果),以助減低因為高提名門檻而造成的限制。

提名程序的透明度:本人認為提名委員會有需要提供適當平台讓參選人有公平機會向提名委員會全體委員及市民大眾解釋其政綱和理念,爭取支持,以達至提名程序的高透明度。

具 體提名程序:一如在上一階段的諮詢,本人已表明無需就行政長官的候選人人數加設限制。至於有關投票的具體操作,本人認為任何有志參選的人士,只要獲得不少 於八分之一提名委員會委員推薦而成為參選人,提名委員會在沒有合理的理由之下和上述之客觀民意參考下,不應該否決該人士成為行政長官候選人。

為確保均衡參與和機會,本人認為應在委員推薦階段,設定每一參選人獲取委員推薦數目之合理上限,例如可以用委員推薦門檻數目為基礎,最多只可額外獲此數目之百分之十委員推薦(如推薦門檻數目為150,最多只可獲165位委員推薦),以讓更多有志之士能夠參與。

三、    行政長官普選的投票安排

本人認為,不論有多少名行政長官候選人,當選者須得到參與投票選民百份之五十(50%)或以上的有效票數的支持,才可當選。同時,白票亦必須計入有效選票數目之內,以確保選舉結果能真實反映市民的意向。

四、    行政長官普選的其他相關問題

-    就提名委員會任期,本人認為提名委員會的職權,主要在提名行政長官,原則上其功能完成後,應該解散。因此,本人認為提名委員會任期應於行政長官宣誓就任時結束。
-    雖然本人並無加入任何政黨或政團,但本人一直認為,一個健康的民主政制,必須提升從事政治活動人士的議政能力,而發展政黨有助提升香港的管治能力和水平。因此,本人認為須容許行政長官有權加入政黨和容許政黨支持參選,以助推動政制及社會發展。